不能自拔十{结尾}

2020-08-02分享


腊月的天气亮的很晚,在天空还是黑蒙蒙的时候哨音就响了起来。随着尖利刺耳的哨音人们在睡梦中被惊醒,透过昏烛的灯光...《不能自拔十{结尾}

腊月的天气亮的很晚,在天空还是黑蒙蒙的时候哨音就响了起来。随着尖利刺耳的哨音人们在睡梦中被惊醒,透过昏烛的灯光看看窗外,窗外天上依旧黑的像锅底,意识中感觉这哨音比平时早了些,顿了顿魏鹏的衣服我对他说;“今天是咋了?我感觉起床的哨音要早了许多。”

魏鹏边穿衣服边说;“今天是周一,可能有甩人【甩人就是被判了刑或是劳教被转到执行单位的人】的可能。”

我问;“你咋知道?你的根据是啥”。

他故装神秘的笑了笑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一个是周一早上爱甩人,一个是甩人以前一定要让被甩走的人临走前吃上一顿饭,也许是路途遥远要走几个小时的路吧,所以这顿饭要比平时早。”

我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到了放风的时间我和魏鹏一起去用凉水洗了把脸,洗完脸我看大院内放风的人们几乎都是神色慌乱心情紧张。我不由得又问魏鹏;“唉、你看,他们可能也知道今天要甩人吧?你知道不知道一般判过刑之后都要往哪里送呀?”

魏鹏看了看院内人们的表情然后对我说;“可能他们也是知道要甩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和结果担心。被甩的人都要送去执行单位,有的地方在外县,有的地方则是更远,一般是根据服刑期的长短和处理结果来分配最终地点的……”

魏鹏长长出了一口气又摇摇头对我说;“无论是送去那里,我想都比咱这里艰苦的多,我也是担心自己呀,不知道这次对我的处理能不能宽大?唉、几年来,为吸毒挥霍了几百万,老婆离开了孩子不认我,房子卖了所有亲人朋友都离开了我,如今一切都没有了,到头来不知还要做多少年的牢房,唉……”

说罢又是叹气又是摇头,我想此时他的心里更是无比的慌乱和恐惧。

开饭时特别的安静,大家不再像平时那样边吃边交头接耳,院内所有的在押人员全都是静静地默默低着头吃着自己碗里饭,想着各自的心事……

回到监舍刚点着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就听见不知是谁喊了声;“来啦,有警察、也有法院的人。”

号子的人急忙挤到铁窗前,从铁窗向院内望去,只见院内来了好多的人,有警察、武警、法院的法官、还有戒毒所里的警察干部。只见他们手里拿着花名册,还有盖了红印的几张单子……

不一会,他们开始对着花名册叫起了名字,叫到名字的人慌慌张张收起自己的东西再由保安开了门走出去站在院子的正中间。后来人多了站成了一排,两排、每个号子里的人这时最紧张,也最害怕,害怕下一个会叫到自己的名字,可以说整个院子里连空气都弥漫着恐惧紧张的气氛……

二室内,叫到了“二块子”“三块子”“老肥”还有魏鹏,“二块子”和“三块子”在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时,看看号子里周围的人们,又依依不舍地和“头块子”握手道别。“三块子”情绪有些激动面对着大家说;“各位难友,对不住啦,我先走了,以前有对不住的地方还望大家原谅,千万不要记恨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如果今生有缘分我们还会见面的。到那时我一定做东给大家赔情道歉……”

“老肥”却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哭的跟个泪人儿一样,他像是对着大家说也像是对着自己唠唠叨叨连哭带说;“不会吧,我病还没有好利索呢,咋说判就判这么快,等病好了再走不行么?”

魏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又深深叹了口气,他眼含泪水看看我又和我握了握手说;“虽然我们在一起只有短短几天,能看出来你是个好人,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我见他流泪心里也是酸楚,我说;“我也是,能和你交为朋友真的非常高兴,不管你被送去了哪里,到时一定给我来个信,我去看你。到了执行单位无论日子多么艰苦难熬,你都要挺住要坚持下去,说句真心话,我想看到你妻儿团圆父母和好如初,能不能和那个万恶的东西说声再见就要看我们的勇气和坚强了……”

说着话我挽着他的胳膊把他送出号子的铁门跟前,他给我摆摆手说;“你说的话我记住啦,再见吧,如果我能活着熬出来我一定去找你,如果咱俩的缘分没有尽就会有那一天,再见、多保重……”

这时候院子里被甩的人分成两排站的整整齐齐,武警过来将他们每两人铐在一起,两人共用一副铐子铐紧后站的笔直等着法院的法官对他们进行宣判,宣判完后再由武警将他们一个一个押上警车。当宣判时,我清楚地听到魏鹏被判刑七年。我立时有点迷糊,等我缓过神来再向院内看去,这时警车早已驶出大铁门扬长而去……

号子里甩走了四个人,就又被干部安排进来了四个新人。这新进来的免不了在监舍内要“学号规”服从监舍里“头块子”号长的指示与安排。我被号长提拔为“二块子”成了他发号施令的“代言人”。新人进来后一套完整的“学号规”的手续过完之后都会老实地服服帖帖俯首听令……

自从进到号子里后,每个人都是掰着指头数日子熬着艰难的时光,号子里吃不饱倒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不知道自己的结果是啥?不知道要被关多长时间不知道还要住上多久?这才是最难熬的。加上自己身上毒瘾发作时的难受真是感到绝望至极。尤其是新来的人各种痛苦横加在身上也只能是逆来顺受。

自从进来我再没有见过大个子杨队长,他把我扔进来之后再没有问过我也没有再提审过我,不知道他安得什么心?我只是稀里糊涂没有任何盼头的熬着时间。看到大院内有的判刑有的劳教被甩走了,也有的交了罚款被释放的,也有托了熟人找了关系提前释放回家的,我好像早已被他们遗忘一干二净。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被他们完全抛到脑后不记得我了,我的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要让他们知道我还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等着他们的消息,我不能这样无休止的熬着艰难的时光,或判或留或放最起码给我一个日子,这样过着无穷无尽日子我真的会发疯。心里面实在是焦灼而又无奈……

“周海峰,周海峰。”保安叫着我的名字,我急忙应声答道;“到”。

保安看看我说;“你是周海峰,穿好衣服出来。”说着打开了号子的铁门。

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斑马服随着保安向大铁门走去……

出了大铁门来到前院,跟着保安一直走到了门前我才看出来这就是杨队长的办公室,喊了声报告听到允许进来的声音才推门进了房子,大个子杨队长见我进来“嘿嘿”笑了笑指着那个小木凳子示意让我坐下。我坐下后他扔给我一根香烟自己也点着了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然后看着我说;“咋样?毒戒完了没有,感觉滋味如何?”

我深深吸了两口烟回答他说;“我本来就没有毒瘾,几天不抽也不会难受,倒是这里面的生活真的不是滋味,我是一天都不想再待下去了,如果可能的话我交点罚款你就让我回去吧?”

他又看看我停顿了好长时间才说话;“本来嘛,我的意思是让你在这里彻底戒了毒,也不想罚你的款关你两个月然后再放你,那时你毒也戒了罪也受了以后你就不会再去吸毒了,我这也是为你好,要罚款当时就让你回去了又何必关你呢?”多么冠冕堂皇的一席话让我顿时无言以对。

我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说;“真的要关两个月呀?我是真的没有毒瘾你不能念我是初犯放我一回么?”

他又嘿嘿笑了笑,听见他的笑声我身上立时打了个冷战,心想那天发生不愉快他一定会记恨在心,他不会慈悲为怀对我手下留情的。正想着又听他说道;“没想到你神通还够广大,竟然主管治安的局长能为你说话,我想着你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谁知道你还有这么大的能量,可能花了不少钱吧?既然上级发了话该给的面子总是要给的,这样吧,明天早上就给你办手续,希望你出去以后能以此为戒不要再重蹈覆辙。”

听完杨队长的话语,心里激动的扑、扑、直跳,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杨队长的口中?回到监舍后把这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全号子的人,全号子的人为我欢呼,为我载歌载舞欢唱庆祝,看到他们羡慕的眼光我心里不知是兴奋还是心酸我止不住流下了眼泪,不知为什么我真想放声大哭一场……


Tag:不能自拔 , 结尾

下一篇:馅饼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